哈尔滨医大四院

搜索
>
>
>
抗疫英雄在一线(19)【医疗队长的一天】李晓光:我是“管家婆”,随时解决各种突发

咨询电话

门诊导诊:0451-82576999;82576608;82576617
门诊部:82576606;82576607
医务部:82576516

医风办投诉电话:85939806
收受“红包”信访电话:85939838
地 址:哈尔滨市南岗区颐园街37号
邮 编:150001

页面版权: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四医院      黑ICP备05003459号    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哈尔滨

新闻中心

就医指南

详情信息

抗疫英雄在一线(19)【医疗队长的一天】李晓光:我是“管家婆”,随时解决各种突发

浏览量
抗疫英雄在一线(19)
 
医疗队长李晓光的一天:我是“管家婆”,随时解决各种突发

 

       “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儿就是点队员报体温,早晚两遍,全不超37度,才能安心……”59岁的李晓光,是我省第一批支援武汉的医疗团队里,哈医大四院医疗队的队长。他有着多次医疗援助经验、是医术精湛的麻醉专家,是队员心中可依赖的老大哥,更是团队的大家长和管家婆。除了自己身负的医疗任务,队员哥哥突发脑出血、医生值班后咳嗽发烧、护士操作时候划破手……这些突发都需要他一件件解决。2月29日,记者连线身在武汉的李晓光,了解了医疗队长的一天。

 

脑梗、癌症术后、肾移植术后……    

 

他负责的都是重症患者

 

       开始我们的医疗工作一个班是12个小时,6个小时穿防护服在隔离病房里面,6个小时出隔离区在医院办公室。每天早8点开始查房,了解病人的情况、整理各种医嘱。“我来的时候,开始计划是让我负责所有危重病人在抢救时候的气管插管。救治新冠肺炎患者,气管插管可以说是最危险、感染几率最大的一关。我自己也提前准备了一些插管的设备。”结果到了武汉后,发现协和西院成立了一个“插管大队”相当于敢死队。“他们要穿级别更高的防护服,戴着正压头套,像玻璃舱一样,呼吸都通过风扇。”就这样,李晓光被分配成为重症治疗病房的医生。

       重症病房有50张病床,都是重患。“有心脏移植术后的、有肾移植术后的、还有胃癌术后肠梗阻的、有胰腺癌的、还有脑梗偏瘫的……”除了这些重症,他们还同时都是新冠肺炎患者。这类重患的病情非常复杂,对负责的医疗人员来说压力可见一斑。一次查房时一位50多岁的胰腺癌晚期患者,说有点儿渴,李晓光就拿注射剂给他嘴里注了点温水。然而,他下一班再查房时,就得知他没挺过去,夜里就去世了……李晓光经常在查房的时候跟病人多握握手,给他们鼓励。一位偏瘫60多岁的大娘握着他的手,用湖北话说:“等我病好了,一定要请你吃武汉辣鸭脖”。李晓光说,病人往往对医护人员有很高的期望和依赖,所以我们更明白自己肩负的责任。

 

护士操作时扎破手、医生值班后咳嗽发烧

……团队“管家婆”随时解决各种突发

 

       下午两三点钟,他才能从隔离病房出来。先进行洗澡等一系列消毒的程序,然后一边儿打开盒饭,一边儿掏出和他分离了六七个的小时的手机,处理队里的一些日常事务。除了医嘱交接,和当地医院的沟通协调外,他还常会遇到突发情况。

 

日记本上记录要做的事

 

       

      李晓光说,在隔离病房里戴着护目镜,工作一阵子眼前全是雾气,护士的视野基本就是水珠流过的一条缝儿,加上穿着隔离服和几层乳胶手套、让护士的操作变非常困难,容易划伤。出血就可能会感染。隔离区内要消毒、把血挤出来、出来再消毒、做相关化验、归队后需要在单独隔离观察、每天打电话问是否有发烧、咳嗽、腹泻、无力等新冠肺炎的症状。李晓光说“现在还有两个人被我隔离呢”。

      除此之外,他还处理过队员家人突发疾病的状况。郑广玲是哈医大四院胸外科一病房的护士,有20多年护理经验,到武汉后一直和医生配合默契。一天她突然很沉默,还偷摸哭。一问才知道,她哥哥突发脑出血,半边身子动不了。郑广玲的父母年纪大身体还不好,哥哥入院后,只有姐姐能来照顾。但因为疫情姐姐被封闭在望奎县没法出来。了解到这种情况后,李晓光立即向武汉的总队和家里医院的领导汇报,并联系哈医大四院工会等部门,多方面协调,让郑广玲的哥哥得到及时有效的救治,也让前方的郑广玲能够安心工作。

 

工作一会护目镜就都是雾气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还有一次,队里的资深专家赵医生在一次夜班后,出现了咳嗽、发热等症状。“把我们吓坏了,这种情况是我最害怕的。”李晓光赶紧将赵医生隔离了,然后联系医疗团队里的呼吸科专家为赵医生会诊,经过各种检查后,推测赵医生因为隔离区内外温差大,出来就洗澡着凉了……最终是虚惊一场。

 

为90后队员骄傲 在家跟父母顽皮,穿上隔离服真像战士样儿

 

       一直到和夜班医生交接后,晚上九、十点,他才往住宿的宾馆走,“有时候太晚通勤车走了,距离宾馆七八公里,就用手机导航、骑共享单车回去。”到宾馆后他还要督查队员发晚上测温的数据。一旦有谁体温超过37℃,他一个电话直接打过去。李晓光说,他就是个“管家婆”,要求队员每天对宾馆房间的地面、桌面自行消毒,还规范队员的行踪,不让单独出去买东西……“好多年轻人夜班回来,高强度工作后兴奋得睡不着……”说到这,他又非常感慨。

 

 

       “这些小孩儿啊,平时在父母跟前顽皮啊、懒床啊、爱玩游戏啊,但是当他们穿上隔离服,坚定地走进入隔离病房,哎呀,我心里特别感动,真像个战士的样儿!他们就是我心中真正的英雄!”重症治疗上有创呼吸机的患者,呼出的气体含病毒的气溶胶浓度大,是感染中高危的高危。有时候为了患者治疗需要将患者翻身扣过来,往往需要几个护士甚至是医生一起协作。近身操作、各种颗粒物、气溶胶都会飞起来,污染性极大,这种操作相当于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。“这时候咱们年轻的男护士都是义无反顾地冲在前面,没有一点退缩。作为队长、老大哥能和这些年轻有为的同志,一起共克难关,我为他们感到骄傲!”

 

二月二李晓光帮队员剪头发

 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每天睡前,他还要将队里的情况向他们总带队汇报。他坚信大家能战胜疫情,他会领着自己所有队员,平安回家。采访的最后,他告诉记者,团队哈医大二院的田老师费劲周折,给了他们一些酸菜,今晚能吃上家乡的味道,真好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