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尔滨医大四院

搜索
>
>
>
眼科韩清:心存美好 万物皆美

咨询电话

门诊导诊:0451-82576999;82576608;82576617
门诊部:82576606;82576607
医务部:82576516

医风办投诉电话:85939806
收受“红包”信访电话:85939838
地 址:哈尔滨市南岗区颐园街37号
邮 编:150001

页面版权: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四医院      黑ICP备05003459号    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哈尔滨

新闻中心

就医指南

详情信息

眼科韩清:心存美好 万物皆美

浏览量

【微访谈】

眼科韩清:心存美好 万物皆美

  

 
  5月17日早上七点钟,眼科主任韩清像往常一样打开自己办公室的门,一张夹在门缝里的字条掉在地上。韩清教授打开这张折叠工整的字条,上面写着:病人刘秀X家属来您办公室几次未见到您,只想当面向您说一声感谢,向您鞠一躬!恩人!
  我们的采访,就从这张字条开始。

  

  嘉宾:眼科主任韩清教授

  记者:宣传科副科长岳金凤

  时间:6月1号下午15:30

  地点:眼科主任办公室


 
宣传科:这个患者家属称呼您为“恩人”?
韩  清:哪当得起,说的太严重了。就是牡丹江一位86岁的老大娘,在咱们这做了白内障手术,老人的儿子没见到我,就在出院赶火车的当天往我门缝里塞了张字条,一开门就掉地上了,吓了我一跳(笑)。
宣传科:第一次收到这么特殊的感谢信吧?
韩  清:倒也不是。你看这几罐咸菜,是早晨一位大嫂送来的。20多年前,大嫂的妈妈和婆婆在我这里手术,这次是陪一个亲戚手术,亲戚想送红包,大嫂知道我不收,就把家里刚腌好的咸菜给我带了几盒。
宣传科:可比一个红包分量重多了!
韩  清:是啊,20年了,大嫂还记得我喜欢吃咸菜,喜欢吃酸菜。做医生几十年了,患者来来往往,这份医患缘分,有的人一生都记得,真的令我感动。大嫂说我不贪,我哪里不贪呢,只是贪的不是钱,是他们的一份情谊吧,某种角度上说,其实贪的更多。
宣传科:为什么几十年如一日地不收红包?
韩  清:因为它是不被允许的。
宣传科:还收到过什么特别的?
韩  清:你看那地上的蘑菇、木耳,有时是用玻璃丝袋子装的粉条,都是外地的患者邮来的,不看名字不记得是谁,看了也对不上,发短信我才知道。20年前,有一个阿城老太太,家里小园子夏天种青菜,每周挎小筐来给我送一次。还有个“包子姥姥”,专门送酸菜馅儿包子,有时带回家给女儿吃,我女儿就给起名“包子姥姥”。
宣传科:都是有形而无价的!
韩  清:还有无形也无价的。一个叫张玉梅的老人,是教日语的老教授.。她说,你啥都不要,我给科里的孩子们讲讲课吧。我们有对日交流,确实有需要,这位老教授就风雨无阻来了半年,整整讲完一个上册,年轻医生都受益。
宣传科:老人们表达情感的方式总是朴素又特别!
韩  清:是的。骨科X主任的母亲也在我这做的白内障,她隔一段时间就拎着一小箱牛奶来看我,说你跟我儿子一样太累了,手术下台喝一口吧。她也常去骨科看儿子,就站办公室外边,儿子有时忙不知道她来,等看到她时老人已站了很久,就赶紧说,妈你没事就回去吧!

 

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四医院

 

宣传科:您是佳木斯人吧?
韩  清:是。我23岁在佳木斯医学院毕业留校,在附属医院眼科做了两年医生,87年调到省医院,干了18年,在咱们四院也干了13年了。
宣传科:什么时候开始搞白内障手术的?
韩  清:80年代末,就跟当时的老主任谈,想做人工晶体植入手术治疗白内障。老主任没直接拒绝我,给我一本书,其中关于人工晶体这一章,谈到这项技术尚有争议,我就知道了老主任的态度。89年我参加了全国角膜病学组办的眼显微外科学习班,是文革后的第一期学习班。回来后和新主任谈,这位主任同意了,送我去沈阳的中国医大学习,回来就开始自己开展。买人工晶体、买显微镜,但那时是大切口的白内障囊外摘除手术,切口10mm左右,要缝好几针。到了90年代,超声乳化技术传入中国,我又跟当时的王主任谈,磨叽了两年,96年说服了他,让我可以拿着样机做白内障超声乳化手术了,这在当时的省内算开展比较早了。
宣传科:从什么时候开始搞全省研讨班的?
韩  清:2000年去日本学习,回来承办了东三省白内障超声乳化研讨班,这个规模的研讨会在黑龙江还是第一次。之后,就每年一期省级继教项目的培训班,一直到现在。
宣传科:每期多少人?
韩清:刚开始喜欢招很多人,觉得既然办班就得有排场,学员过百多了才好看。后来发现手术技术培训是要动手的,人多不行,挤挤插插围一堆,啥也学不着,浪费了猪眼球我还心疼。因为用来做手术的猪眼哈尔滨弄不到,要每次托人和伊春一个屠宰场联系,通过手术课当天最早的一班火车捎过来。
宣传科:后来就搞“小班授课”了?
韩清:是。后来就每次只招10几个人,跟公司借几台机器,学员们挨个动手,我和咱们医生在旁边看,哪块错了,帮他改正。有个齐齐哈尔的医生还曾拿着自己手术的硬盘追到黑河找我,就让我帮着挑毛病。十几年了,基本全省各市县的都来学过了,饶河、伊春、牡丹江、佳木斯、七台河、鸡西的都有,省外的有内蒙、辽宁。这些人都是基层的眼科主任,回去能带起一批人,也算培养出了不少不错的基层医生。
宣传科:这是实实在在的一件好事了!
韩  清:我做着也开心。只要有愿意学的,我们会一直做下去。
宣传科:好像每年还有一次日本专家的学术交流.?
韩  清:是的,在每年的年底。原田先生是我留学日本时的老师,今年77岁了,喜欢中国,喜欢交流。最近几年,我们把日本专家交流和省内学习班放一块了。因为日本老师喜欢讲,我们喜欢学,基层大夫更想学,两个活动一起搞,获益的人更多,行程更紧凑,还能省经费。

宣传科:聊聊您和敖鲁古雅的缘分吧!
韩  清: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。2002年,我第一次和医院去根河义诊。其中有一站就是根河的敖鲁古雅乡。义诊的第二天上山,发现自己走进了一个仍保持古老生活习惯的民族。我看到了驯鹿,梅花鹿,看到了猎民,和他们住的“撮罗子”,就是那种人字形木架子搭成的房子,用桦树皮、兽皮盖在上面遮风挡雨。我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,看着,就觉得这个地方一点都不陌生,反而很亲切很熟悉。
宣传科:瞬间喜欢上了那里?
韩  清:是。鄂温克翻译一直跟在旁边,听他讲这个部落的故事,越听越喜欢。
宣传科:都讲什么了?
韩  清:他提到一个小事,说鄂温克老人八九十岁了还能扛着碗口粗的树在山上走。我就很奇怪,这个地方到处都是树,需要用随手砍就好了,为什么要大老远去扛?翻译说,因为在鄂温克人心里,大山是大自然赐给他们的家,他们要保护它。但他们搭建撮罗子需要木材,也要用柴禾生火烤面包、煮饭,但他们只用"站杆子",就是已经死掉的树。用的时候就会上山找枯死掉的树,他们只用死树。
宣传科:可敬!
韩  清:我们觉得可敬,对他们只是本能。这样一个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民族,懂得保护自然环境的道理,知道老天赐给我们的家,我们要保护好它。包括打猎,他们从来不打母动物,打公的也是打够几天吃的 ,再碰到动物就不打了。他们说动物不能都打光,打光了我们以后吃什么;动物不能打母的,打绝了我们以后吃什么。多好,没有比这更简单的道理,没有比这更自然的东西。
宣传科:返璞归真的民族!
韩清:是的。与他们的交流,会有种荡涤心灵的感觉,森林又是天然氧吧。所以我形容敖鲁古雅是一个"沐心洗肺,天人合一"的地方。
宣传科:自此就和这里结下了不解之缘?
韩  清:是的。之后医院搞义诊不去那里了,我们就自己去。后来跟根河的院长成为好朋友,就帮他们把那边的眼科搞起来,帮他们借机器,做超声乳化,一点点壮大。
宣传科:这张合影上是您和谁?
韩  清:是一位叫玛利雅布的鄂温克老人,做手术时106岁。去年去世了。
宣传科:两个人都在笑啊!
韩  清:嗯。这位老人年岁大了,长寿老人,年节上各级政府领导都会去来探望,送米送面,然后合影,老人都是坐着没什么动作表情。那次我们去,翻译趴在她耳朵边告诉她,给你做手术的韩教授来了,老太太就很激动要起身。合影的时候,老人身体微微一倾,就靠在我肩膀上,一屋子人哗的就笑了。我问她眼睛手术完,能不能看清窗外的树,她说能,树上落的小鸟都能看见。然后又握着我的手,说你手上的手纹我都能看见,你这个汉人的手太神奇了!
宣传科:医生的职业,一生都在做很神奇的事!
韩  清:我觉得一生都在做很平常的事,很有趣倒是真的。记得给鄂温克的两个老人做完手术,一个握着另一个的说好久不见,大家哈哈大笑。其实他们两个天天见,一起吃饭聊天,一起散步休息,只是疾病夺走他们的视力,使他们看不见彼此、看不见这世界的美好。我很骄傲,能用一个小手术把这份看见美好的权利还给他们。

  

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四医院

  

宣传科:看您朋友圈很喜欢手机拍照?
韩  清:非常喜欢,这是我工作之余的一种快乐。一开始是在小区散步时拍园子里的花,各种花草树,后来是医院的楼群,下班路上的建筑,回佳木斯老家时夜晚的月亮和星空。
宣传科:很享受拍摄时的感觉?
韩  清:很喜欢,什么都不用想,像做手术时一样,只想把它拍好,进入很忘我的一种境界里去了。喜欢上摄影以后发现,美好、美丽的东西真的随处可见。
宣传科:也可能是美好来自于内心?
韩  清:可能吧。心存美好,万物皆美!